璟言


 

(直到一株蜀葵自肩上生起取代了思维的位置)

 

不依附什么啊眸子眸子

不依附自己的瞌睡

一下午的秒滴就当温泉

雨声中升起札缦缦的烟雾

宽松的袖脚别上德彪西

小组曲小组曲我的讲义

 

 

平淡的呼息翻动的书页莱布尼茨

的楫庄子的桨椅子连着椅子

诵读漫漫的询问漠漠的答案

迟迟的流过流过意识的波浪

教授你的喉音喃喃坠落

坠落坠落喃喃的粉末

 

 

耳语回顾黑檀色的静默

拘谨肆放湿淋淋的睡意

逸走的眼神逸走宝蓝的逸走

细致的时刻沉落鸟声的沉落


榴雨

满空雨云

在劲风中迟滞地飘移

虚虚实实掩掩

皱皱薄薄黏黏


紫薇初绽

金线蝴蝶款款起飞

红莲、白荷次第开落

蔷薇嘘息自空中漾起

一地芫芜


正是六月

毕业

离别

愁岂如一川烟草

更胜满城风絮

滂滂沱沱

淅淅沥沥

旬月绵延

敲响最后雨季


榴雨落下

纷纷攘攘

水晶池上翩翩火蝶

烛液烧灼了我的眼睛

两年

换不回最初的记忆


焉知终了那天

你放下笔

走出考场

是如初见那日霁空万里

抑或今朝黄梅霏霏不绝

雨后

微醺的寒意自初绽的伞丛滴落

少年,散场之后

鞋钉踏不碎沿阶的暗喻

掌声浮起,如夏日的诺言

披发在一池摇曳的残荷之上

葵花子纷然落下,如众雏出壳

掩住了千座冰山

掩住一街多刺的荒寥

眼睛堆叠而起,成峡谷

成幢幢摩天的疑虑

波斯菊如林,嘘吸里

有乙醇冽冽的香气

时间是一张不锈钢的大唱片

回旋着stereo的忧郁

灰色灯心绒的天空

有凝悬的巨大泪滴缓缓下降

少年,你的雨衣呢